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

媒体谈西安疫情传播:匪夷所思 西安疫情为什么会传播得这么快

  花了几天时间研究探索,终于破解了离奇的西安机场感染之谜,也就是现在肆虐整个西安的离奇疫情起点。   西安机…

  花了几天时间研究探索,终于破解了离奇的西安机场感染之谜,也就是现在肆虐整个西安的离奇疫情起点。

  西安机场位于相邻的另一个地级市——咸阳,全称西安咸阳国际机场,或简称西咸机场。是国内客流第七大机场、北方第二大机场。

kuaixun.jpg

  西咸机场拥有T1、T2、T3三个航站楼,彼此间有连廊通联。目前T1航站楼停用,T2航站楼主要是国航集团、***集团使用。

  2012年建成的T3航站楼主要是东航集团、南航集团等使用,同时原本也负责国际航班业务。

  国际航班原使用北侧的国际指廊,国内航班使用南侧的三道国内指廊。

  2020年3月,西咸机场接到承担国际航班分流任务。机场会同陕建集团迅速在四天内,在国际指廊外侧,搭建起了旅客分流中心。

  7000多平米的分流中心承担入境流病调查、核酸检测采样任务,实现了旅客缓冲等待功能。

  这套与机场航站楼分离的分流中心运行近两年,没有出过事故。

  但是,通过入境检查的旅客,还是要用大巴运抵各隔离酒店。

  由于冬季寒冷,等候接运大巴的入境旅客,一般被安排在原先位于国际指廊一层、很少启用的国际远机位(E1-E10)区域等候。

  这也有利于乘坐大巴离开。于是,入境旅客还是进入到了国际指廊内部。也就是T3航站楼的一部分。

  但毕竟这里不但与T3航站楼其他在使用的国内航班运作区域距离遥远,而且有着层层的物理阻碍,被认为仍然是安全的。

  然而,组织者依然忽略了另一个问题——大型公共建筑的冷暖通风功能,这大概只有建筑专业的人才会注意到。

  咸阳机场T3航站楼的特殊设计

  机场作为大型公共建筑,是典型的高大空间类建筑。围护结构以大面积透光玻璃为主,体量大、进深大、空间大。旅客等候区域的层高多为10米以上,甚至超过20米。

  民用住宅的单体空调、暖气,在这里完全不适用,冷暖通风功能需要大型中央空调机组才能实现。

  目前机场车站类建筑一般采用常规形式的空调系统,单位面积空调电耗是普通公共建筑的2~3倍, 而普通公共建筑电耗又是民用住宅的2~3倍。

  空调电耗占到建筑总能耗约50~70%,因此,降低空调电耗是公共建筑节能的关健。

  2008年开始建设、2012年一期建成的西咸机场T3航站楼,针对机场车站建筑高大空间的特点进行科研攻关,致力于实现空调系统的绿色节能设计。

  西咸机场T3航站楼设计,对暖通空调系统的末端供冷供热形式进行了改进研究。

  主要是将地板辐射供热供冷,和下送风结构结合起来, 实现了2米以下人员活动区域的分层精准空调,有利于提高能源利用效率。

  经实际运作检验,咸阳机场T3航站楼是我国大型民用机场能耗最低的项目,能耗约为每平方米55度电。

  而同期其他航站楼平米能耗一般在80度电左右,国家平均能耗为108度,节能科技水平位于国家领先地位。

  全球最匪夷所思的病毒传播

  目前,咸阳机场T3航站楼是国内唯一一个应用置换下送风技术的民用机场航站楼。

  但也就是这个下送风回风结构,最终造成了西安机场出现最匪夷所思的病毒传播。

  大型公共建筑都有新风系统和空调循环系统,但这种暖通设计是不考虑防生化的。

  当年设计的时候,也想象不到今天这般国际疫情持续输入,而且还在航站楼内持续利用的情况。

  另外,如果中央空调所有送风都是外界新风,那加热能耗会非常大。一般只会少量补入外界空气,以补充室内氧含量。大部分管道空气仍是使用室内空气进行保温循环。

  就这样,中央空调、室内空气循环管道打通,导致原本位于国际北指廊一楼候车区域的病毒,被抽到了200多米外的二楼候机区域。

  因为管道是高速封闭流体,相当于气动投毒。

  现在来比对***大学、东莞大朗的两组共4位被感染者。

  PK854航班12月4日下午15点降落西安机场,经过约1个半小时的入境手续后,进入国际指廊一层候车。

  由于种种调度原因,接送大巴来晚了。一种说法是约傍晚18点开始离开,另一种说法是直到晚上21点甚至23点才离开机场。

  但不管怎样,在国际指廊一层候车等候肯定是存在的。

  ***大学一家四口送机,约下午14点从家出发,约15点抵达。儿子17点进入安检候机后离开,自驾返回。

  他们在机场停留的时间是约15:00~17:00。国际航班在T3航站楼G区办理登机事宜。

  父亲和外婆使用了值机柜台附近的洗手间,于是被空气管道送来的病毒传染。

  这里距离国际远机位登车口的管道距离,也相对最近。

  东莞大朗一对男女搭乘的是21:40的南航国内航班CZ3226西安-深圳航班。

  值机区域为M区柜台,但登机口则是步行距离最远的南一指廊H58登机口。

  从一般情况来说,在空间较高大的值机区域播毒染毒的可能性较小,不然大量4号坐航班的人都会感染了,但目前实际查出就只有***大学、东莞大朗这四人。

  他们在M区值机柜台的停留时间也一般相对较短,更有可能的是在通过安检、进入候机区域后,在候机区附近使用卫生间时,脱下口罩洗手洗脸时被感染的。

  测距可知,从国际指廊的一楼候机候车区,到南一指廊的二层端头,不考虑高差绕行,仅室内管道走线直线距离就超过了1.1公里!

  这真的是全球各种案例报告中,直线传播距离最长、最匪夷所思的病毒传播!

  什么之前纠结的接触传播、飞沫传播(1米之内)、空气传播(2~3米),在这种经由管道的超过1100米超长距离面前,都是小巫见大巫!

  D毒株的传染力已经无远弗界了

  当然,极少量呼出的病毒颗粒,经过回风口吸入管道,再经由气动管道的大范围扩散,最后通过航站楼另一端的卫生间送风口扩散出来,最后还得沾染进入被感染者的鼻腔。

  感染的病毒颗粒肯定是个位数。这也才因此会10天后才被检出,而且检出时两人还是无症状感染者。

  西安疫情目前的形势很复杂很严峻,每天检出超过50多例。12月25日0-24时,陕西省新增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57例(西安市155例、咸阳市2例)。

  除了***大学感染群有50多例之外,大部分都是在主动发热门诊、主动核酸检测甚至全民核酸检测当中暴露的,感染路径不明。

  此前出现相似传播情形的满洲里,常住人口只有15万,尚且经过了12轮全员核酸才迎来拐点。

  而西安则是一个常住人口超过1295万的大都市,20天左右的持久战,是必然的。请坚持,请相信。

  两年来,记住了一次次的至暗与苦难,也见证了每一次努力过后希望与转机。

  西安加油,***常安。

相关文章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趣科技号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phpzs.com/n/16.html

作者: 趣科技号

为您提供第一手的科技新闻资讯、产品评测、手机电脑技术等服务。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QQ:448214395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442814395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